<rp id="brm7w"></rp>
    <th id="brm7w"></th>
    <dd id="brm7w"><pre id="brm7w"></pre></dd>
    1. <dd id="brm7w"></dd>
      采訪 Interviews

      設計的文脈 | 黃偉彪:融合求新,變中突破

      時間:2020-12-14 來源: 瀏覽量:

      設 計 的 文 脈
      THE CULTURAL VEIN OF DESIGN

       
       
      現代裝飾 X 宏陶陶瓷 獨家原創視頻
         
      ■ 聯合主辦:現代裝飾 X 宏陶陶瓷

         
          「 意大利建筑師馬里奧·貝里尼曾言:
          “一座建筑所承載的文化、文明
          以及所要應對的環境因素,
          比一件家具更復雜。
          ……
         
          只有堅守住文脈,
          才能立足于時代。”
          設計的文脈
          延伸向上,
          可談中國設計的傳統文化脈絡;
          向下關注,
          絢麗多彩的地域、區域設計文化。
         
          2020年,現代裝飾 攜手 宏陶陶瓷
          聯合推出“設計的文脈”
          大型設計師文化主題訪談欄目。
          旨在探尋中國室內設計行業,
          具有深厚傳統文化底蘊,
          并將中國文化嫻熟運用到,
          設計作品中的卓越設計師?!?br />
         
      第03期 

      西北地區設計領軍人物
      黃偉彪

       
         
          黃偉彪:融合求新,變中突破
         
          “我不跟著潮流走,而可能是更加接地氣一點”,黃偉彪笑言。身著干凈白襯衫,膚色略黝黑,笑容爽朗,一派陽光的形象在鏡頭前定格。如黃偉彪所言,他雖是設計師,卻給人一種接地氣的感覺,身邊的朋友大多都親切地稱呼他一聲“彪哥”。許是跟其經歷有關,一路以來的工作和生活環境也潛移默地影響著他個人氣質的形成。
         
          黃偉彪是一名地道的廣州人,從廣州美術學院畢業后,他的第一個設計項目被分配在西北。在這種機緣巧合之下,他主動選擇在蘭州扎根,并一步步地在蘭州開創出屬于自己的設計王國。南方的細膩,西北的率真,兩種截然不同的地域特質所指代的“個性”色彩,在黃偉彪身上和諧兼容,這不僅體現在其個性之上,亦滲透于其設計之中。多年以來,他帶領著御居設計完成了數不清的項目,一方面,西北的地域文化悄無聲息地滋養著黃偉彪的設計;另一方面,他對設計的感受力也極其敏感,從不囿于風格的限制,并不斷從新的嘗試中實現自我突破。
         

       
         
      黃偉彪作品《甘肅省創意文化產業園A9綜合體》
         
          01 
          融 合

         
          黃偉彪坦言,西北之所以吸引他,很重要的一點是這里所體現出的包容性。當遼闊的沙漠、戈壁映入眼簾,會給人帶來強烈的心靈沖擊,這種吸引力是天然的,而地域的包容性則進一步讓黃偉彪決定長留于此。作為廣州人的黃偉彪與蘭州的結緣,仿佛象征著南北不同地域文化的融合,二者之間的碰撞因此產生出許多奇妙的化學反應。
         
          “南方的發展變化相對較快,在傳承的過程中可能會涌入很多新的東西,而西北的變化相對較慢,也許在傳承上更能體現出地域色彩。”在這種快與慢、新與舊的對比之中,黃偉彪試圖在二者之間尋求平衡點。于設計而言,這種平衡正體現在兩種差異性的折中。它們同根而不同形,在相互融合的過程中共榮共生。
         

       

       
      黃偉彪作品《工商銀行甘肅省分行蘭州新區支行及運營中心》
         
          02
          求 變

         
          地域文化不能只靠一成不變地固守,而是需要融入現代理念,通過提煉與轉譯,在不斷求變中往更好的方向發展。如黃偉彪所言,地域文化是需要經過提煉后才能成為設計元素,而不能生搬硬套。這也意味著,地域文化需要與現代審美結合,才能進一步適應時代發展。
         
          他在采訪中提到,最近做的一個醫療項目正是如此,其空間結構的設計靈感來自于丹霞地貌。但考慮到丹霞地貌的艷紅色彩并不適用于醫院設計,所以他將色彩明度降低,并運用技術、材料完整地表達出現代感,而人們依然能聯想到自然地貌。這正是黃偉彪希望求變的方向,用現代設計語言去詮釋傳統或地域文化,賦予它們新生。
         

       

       
      黃偉彪作品《甘肅省婦女兒童醫療綜合體》
         
          03
          突 破

         
          “設計師需要成長,需要了解如何應對市場的需要,讓自己不落伍。”黃偉彪喜歡不斷地嘗新,他認為這樣才能不斷地給設計供給養分。在平常的生活中,他也愿意通過嘗試不同的興趣愛好,去發現這樣東西適不適合他,而每一次的體驗都可能帶給他新的靈感。這種勇于嘗新的個性,正是不斷突破自我的關鍵所在。在未來,他希望繼續走好自己的設計之路,跟上時代發展,捕捉好每一個契機。

       
         
          黃偉彪作品《 銀河國際(三期)》
         
      精 選

      對話錄
      DIALOGUE
         

       
          黃偉彪
          甘肅御居裝飾設計有限公司負責人
         
          作為一個廣東人,當初是什么契機讓您選擇留在蘭州做設計呢?
         
          黃偉彪:這個事情要分成兩個來說,一個是契機,一個是選擇。契機就是大學時老師分配我到西北去跟一個項目,因為在那里的工作時間長,就留下來了。選擇可能是因為這里的節奏,對于當時一個剛從學校出來的學生來說,我在這里找到了工作方向,而且身邊的當地朋友越來越多,所以覺得這個地方適合我留下來。
         
          蘭州作為西北重鎮,一定有非常顯著的地域特色吸引到您。您覺得蘭州這座城市具有哪些顯著的地域特征?
         
          黃偉彪:我們剛去的時候其實也沒有太多關注地域這方面的東西,但隨著中國提出“一帶一路”,我們逐漸感受到當地的包容性。西北之所以吸引我,可能是因為這個地方的包容性和山川秀美,這里的草原、黃河、沙漠、戈壁,都足以讓一個外地人感受到心靈的沖擊。除了地域風情和文化之外,我覺得最多是因為朋友這個因素。西北的朋友和南方的朋友,性格是截然相反的,但都同樣的真誠。這種真誠讓我們在一起工作和生活時,都能互相包容。因此,我們樂于在此工作,愿意將情感放在這個地方。
         
          您覺得西北地區與南方地區的設計市場及風格存在哪些差異?
         
          黃偉彪:從人的歷練,到地域的氣候、特質、材料,都是不一樣的,但是最不一樣的就是人的消費及文化觀念。當人的消費觀提升到某個程度上,人的見識廣了,就會接受更多東西。從這點來說,西北人的包容性會更強,因為他需要吸收新的養分。這也是近幾年,我們看到的西北狀況,在設計市場上,會有更多的年輕設計師和更好的設計作品呈現到市場上。通過這么多年市場的培育,很多外地的設計師,包括一些比較知名的設計公司,都進入到了西北市場,并會帶來他們的設計經驗與理念。
         

       
         
          黃偉彪現場拍攝花絮
         
          廣州和蘭州的不同地域文化,是如何滋養著您的設計?您如何看待地域文化之于設計的運用?
         
          黃偉彪:我認為每個人的所作所為都和自己小時候受到的教育和生活經歷有關,并會因此形成做人的規則。對我而言也如此,設計師每畫一筆,首先會想到自己曾經的經歷,進而影響你做事情的決定。南方的發展變化相對較快,在傳承的過程中可能會涌入很多新的東西,而西北的變化相對較慢,也許在傳承上更能體現出地域色彩。在西北做的設計或許能更直接體現文化,而在南方做設計更多的是從文化中提煉出某種元素,所以技術含量上可能會多一點。
         
          如何享受地域文化,如何將之提煉成為我們的設計元素,是我們這幾年努力想做的事情。我們最近有一個項目也是如此,它是一個在湖面上的圓形建筑。我們會思考,要在這面十幾米高的墻面上做什么設計呢?要如何運用技術、材料完整地表達出現代感,并帶有民族特色?后來我們就想到丹霞地貌,它的層次很豐富,所以我們就利用新的材料和設計手法,將這種概念移植到墻面裝飾上。因為這是一個醫療項目,雖然丹霞地貌色彩很鮮艷,看上去如血紅色一般,但它不適合醫院設計,所以我們結合這種地域特色和現代審美,將色彩明度降低,賦予其韻味,卻仍能讓人聯想到丹霞地貌。
         
          除了上述的醫療空間項目以外,您還有其他的地域文化類型項目,是通過提煉文化精髓來呈現的嗎?
         
          黃偉彪:最近正在做的一個項目在藏區,是一個位于風景區的文化體驗中心,類似于游客中心。其實做這種項目,如果設計師直接照搬民族特色的元素,然后將設計方案從甲方單位一直上報,很容易通過的。但設計師這個時候應該要思考如何把這些東西精簡出來,包括很多優秀的外國設計公司在西藏做的酒店都很值得我們借鑒,我們也希望用這種方法來去做。
         
          剛開始遇到的困難很多,甲方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懂不懂這個東西”,其實我們很懂,因為我們為藏區做的東西很多,只是想用另一種形式呈現給他。這個時候就出現矛盾,因為雙方的審美甚至價值觀都不同。但我們希望多做一份努力,游說甲方采納我們這種新的設計手法。因為這是一種設計趨勢,通過提煉而形成的新設計方法。
         

       

       
          拍攝取景地:蓮峰書院
         
          作為一名設計師,您如何來看待文化傳承的這個議題?
         
          黃偉彪:前幾天我看了一段關于巴黎圣母院重建的新聞,在重新修復規劃時,到底用鋼結構還是用原先的木結構,就這個問題大家提出了爭議。其實關鍵一點還是尊重歷史、尊重匠人,而且這次提出來一個觀點就是制作工藝一定要耐火的。這就讓我們一下明白,傳承必須要發展、變革。木頭還是那個木頭,但卻要是燒不斷的木頭,這樣才能讓歷史發展下去,經得起不斷變化的市場需求。
         
          您覺得在中西設計日趨交融的大背景下,如何保持中國設計的地域文化特性,并進行創新發展?
         
          黃偉彪:文化輸出這個話題其實就是靠實力,市場占有率有多少,以及人們對你有多少理解。我們中國人都知道孔子,而如何讓外國人知道,我們需要做很多的努力。中國設計師也在不斷出去,這個時候正是通過設計解答的好機會。比如瓷磚,當其品牌、技術及知名度等都已經超過老外,市場自然會選擇你。這就是靠實力,我覺得中國是行的。
         
          佛山石灣也是一個滿載著中國傳統文化的地方,尤其是其源遠流長的陶文化成為了石灣的代名詞。您之前有了解過石灣陶嗎?
         
          黃偉彪:這次來佛山真的覺得變化很多,這里已經是一個很現代的城市,但同時也保留了很多小時候的東西。我挺喜歡這個地方的,看到了陶瓷也想到了我們家,以前一進家門,媽媽都會在白觀音前燒香,還有一個福祿壽公仔之類的東西。但是這次來佛山,我看到的東西已經不同了。很多工作室創造出來的東西都讓我們感覺,石灣乃至佛山的陶瓷行業水準跟國際齊平,其設計觀念和制作水平已經到了一個讓我們意想不到的高水平。
         

       
         
          黃偉彪現場拍攝花絮
         
          您如看待材料之于空間及設計的運用?以陶瓷為例,您通常是如何將之運用于您的設計之中呢?
         
          黃偉彪:設計師需要成長,需要了解如何應對市場的需要,讓自己不落伍。當你的自身品位或者是生產理念略微提升的時候,你才知道生活需要什么更高品質的東西,所以這也是一個不斷提升自身生活和消費水平的過程。
         
          說到陶瓷,對于設計師來說,這不單只是一個瓷片或者花瓶的問題,陶瓷能體現功能性和藝術性,它其實可以做很多生活上不可或缺的東西。我們的一個江西甲方要在西北做一家賓館,當時我第一時間是去景德鎮燒一些裝飾面的東西。我們做了一面9米多高的瓷板,上面刻著一些很精致的荷花紋樣作為背景。陶瓷不僅限于用作花瓶或茶杯,還應該將設計跨界,才能與設計師建立起更好的溝通渠道。
         
          在設計之外,可以分享一下您近年來在生活上的改變或趣事嗎?它們會對您的設計觀念產生影響或改變嗎?
         
          黃偉彪:我的興趣都來自于朋友,我是一個跟風的人,朋友談起的興趣愛好,我可能都會去嘗試一下。包括喝茶、畫畫、書法,我都嘗試過。我會通過每一次的嘗試,去發現那個東西到底適不適合我。每一次新的嘗試或者體驗可能都會給我帶來靈感來源,與此同時,也是打開我結交朋友的一條路。
         

       
         
          黃偉彪與現代裝飾主編陳雅男合影
         
          您能否用一個字或一個詞來形容自己的設計理念?
         
          黃偉彪:定義不到一個字,也不能用一個詞來說。就像我剛才說自己的設計、興趣,其實每天都是在培養自己。應對每一股不同的潮流、每一段不同時期,我都會有一個新的想法,但是我不跟著潮流走,而可能是更加接地氣一點。
         
          在未來的5年內,您對自己的設計版圖有什么樣的規劃或者想法嗎?
         
          黃偉彪:看著身邊有好多朋友通過自己的不斷努力,把設計這個行業做成有規模、受社會尊重的一個行業,是我向往和努力的事情。希望自己能多交朋友,多向他們學習,從他們身上汲取養分。還是要好好走自己的路,跟上時代的發展,捕捉好每一個契機。把自己的一些知識帶給我們身邊的年輕設計師,包括我公司的年輕設計師,努力做一家有實力的公司。

       

      博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