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brm7w"></rp>
    <th id="brm7w"></th>
    <dd id="brm7w"><pre id="brm7w"></pre></dd>
    1. <dd id="brm7w"></dd>
      采訪 Interviews

      設計的文脈 | 吳磊:極簡設計的踐行者

      時間:2020-11-04 來源: 瀏覽量:


      現代裝飾 X 宏陶陶瓷 獨家原創視頻

       

       

       設 計 的 文 脈 

      THE CULTURAL VEIN OF DESIGN

       

      聯合主辦:現代裝飾 X 宏陶陶瓷

       

      意大利建筑師馬里奧·貝里尼曾言

      “一座建筑所承載的文化、文明

      以及所要應對的環境因素,

      比一件家具更復雜。

      ……

      只有堅守住文脈,

      才能立足于時代。”

       

      設計的文脈

      延伸向上

      可談中國設計的傳統文化脈絡;

      向下關注

      絢麗多彩的地域、區域設計文化

       

      2020年,現代裝飾 攜手 宏陶陶瓷

      聯合推出“設計的文脈”

      大型設計師文化主題訪談欄目。

      旨在探尋中國室內設計行業

      具有深厚傳統文化底蘊,

      并將中國文化嫻熟運用到

      設計作品中的卓越設計師。

       

      第二期

      極簡設計代表人物:

      吳磊

       

       

       

       

      吳磊:極簡設計的踐行者

       

      正值五黃六月的盛夏,拍攝當天,吳磊一大早從深圳驅車抵達佛山石灣創意園,一身黑色裝束,背著攝影包,給人個性十足的初印象。碧空晴朗,偶爾有風吹過,日頭還是毒辣辣的。鏡頭下的吳磊,放松自適,卻又無時不張揚著設計人的熱忱與執著。他漫步于南風古灶及漢陶館,沉浸感受著石灣陶瓷文化的氣度,碰到自己感興趣的景致,不限于紅磚肌理、古窯的煙火氣,抑或是光暈下的塔尖……定焦,按下快門,動作一氣呵成,成片行云流水。

       

      作為深裝集團設計院院長,吳磊已入行二十多年,設計作品多元化,倡導“極簡”的設計理念。殊不知除了設計師的身份,他也是“旅行家”和“攝影師”,前后進藏四十多趟,基本走完八條進藏線;甚至有時會長時間待在山里,遠離外界的喧囂與叨擾。進藏、拍攝、獲得內心的寧靜,轉而反哺設計與生活,這種獨特的經歷及設計內核的養成,造就了他在極簡上的深刻認知——做減法。

       

      在全球化態勢愈演愈烈的當下,在地文化的傳承與創新就變得尤為重要。談及中國傳統文化當如何傳承時,他坦言,應當保留地域文化中的精華,加以改造、演化,將老祖宗的大智慧發揮到極致。這些年來,吳磊也是如斯身體力行,他不僅在設計上追求極簡,也希望能夠回歸簡單、質樸的生活方式。以極簡踐行設計,滋養生活。

       

       

      拍攝現場-石灣文脈:南風古灶

       

       >>刪繁就簡,返璞歸真

       

      談及為何會走上設計這條路,吳磊笑稱小時候比較喜歡畫畫,而從工業設計轉到室內設計則緣于當時的女朋友(現在的太太)在一家室內設計公司工作,經常往來,被室內設計工作所吸引,繼而毅然轉行。從轉行到至今,他在設計行業已深耕二十幾載。吳磊及其團隊在設計之初會進行頭腦風暴,定下方向后刪繁就簡,突出設計重點;團隊極其重視設計與地域、環境及文化的關聯,針對不同的項目做充分的調研,因地制宜制定設計方案以最大限度地匹配項目。深裝集團辦公總部是吳磊兩年前完成的作品,也是他遵循“少即是多”,呈現出極簡設計理念的代表作之一。“極簡是我一直在追求的,現在可能還沒有達到,但是我們在設計的過程中一直在努力地去做減法;之所以迷上攝影,也是因為攝影是一門減法的藝術,拍攝構圖時會將所有元素、所有精彩的部分定格。設計之于攝影也是如此。”

       

      設計作品-深裝集團辦公總部

       

      “現代人其實不知道怎么生活,而只是生存,這是需要思考的,而在做設計時帶入情緒、生活的氣息、溫度、思考,能夠讓人回歸到更深層次的內心,并最終回歸生活本身。”吳磊這樣說道。人的欲望是在膨脹的,但在對人與人之間、人與事物之間、人與空間之間的關系進行思考后,生活最后會歸于平靜,這亦是他對“極簡”最真實的認知。

       

      設計作品-江鈴集團大廈

       

      >>帶著思考去旅行

       

      吳磊,實至名歸的“旅行家”,前后進藏四十多趟,基本走完八條進藏線;甚至有時會長時間待在山里,遠離外界的喧囂與叨擾。“我習慣帶著思考去旅行,會更多的關注當地的文化,與當地的人進行交流。”他在西藏旅行主要以攝影為主,拍攝一些自然風光,也會在天還未亮時便出發到觀景平臺,感受第一縷晨曦給自己帶來那份平靜。西藏,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地形復雜,多數區域氣溫偏低,也正是因為這種特殊的地域情況,在進藏途中也經常有迷路的情況,而在每一次道路的選擇上也會引發他對于生活,甚至是與生活息息相關的設計工作的思考,不同的選擇會孵化不同的結果,在選擇的過程中不斷做出改變、糾錯,這也是吳磊在旅行過程中的收獲之一。
       

      自然給予的震撼是旅行最好的回饋,吳磊喜歡在冬季去西藏,只有這時才能看到山水渾然一體的場景,滇藏、川藏的路線在冬季里呈現的不同色彩所帶來的美是純凈的、震撼的。吳磊說,自然界是最好的老師,通過季節變化帶來的色彩改變會引發更深層次的思考,這也是觸動他自身甚至在未來設計中觸動客戶的關鍵點。

       

       

      攝影作品-西藏

       

      >>傳統新生

       

      關于如何傳承與創新陶瓷這一傳統工藝,吳磊分享了他在香格里拉尼西鄉與黑陶的經歷:尼西鄉的黑陶是一種很原始的工藝,其歷史可追溯到1700多年前,作為一種生活器皿,其氣息也來源于生活本身,并且十分實用。吳磊對黑陶的感觸很深,他強調,地域文化帶給人的智慧是無窮的,但古老的陶文化要運用到當下的生活當中,應利用當今的先進科技對其進行演變,使其更人性化、科學且實用。

       

       

      拍攝現場-中國陶瓷博物館漢陶館

       

      對設計師而言,如何讓傳統的陶瓷文化與空間設計相融合?吳磊認為,只有將陶瓷與中華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文化相結合,譬如與在地生活場景或是生活方式的融合,挖掘其更深層次的內涵,才能激發出不一樣的新火花。在未來的設計中,他設想過“借鑒老祖宗運用陶的精髓、方式,去把它生命的周期點、可持續性延伸的點發展起來,譬如把很多中國傳統的色彩,比如說宋代、明代、清代的感覺(清代宮廷的藍)運用到某一個系列當中,讓空間變得高貴、雅致。”

       

      設計作為商業經濟的產物,一直在與商業考量制衡著,博弈著。但無論如何,在他的內心深處,傳統新生是件任重道遠的事,因為它不僅僅是基于設計技術層面的思考,更關乎著設計人的職責和使命。

       

       

      拍攝現場-中國陶瓷博物館漢陶館

       

       


       

      精 選

       對話錄

      DIALOGUE

       

       

      吳磊

      深裝集團設計院院長

       

      您多次赴藏旅游,跟我們分享下去西藏旅游的趣事和經歷?旅途中的所見所聞有給您帶來設計靈感嗎?

       

      吳磊西藏前前后后去了四十多趟,八條進藏線基本上全走完了,在西藏主要以攝影為主,自然的力量會帶來感動,引發我對設計的許多思考。有一年年初二,我們在圣天門拍了一組非常漂亮、唯美的照片,非常震撼,內心會變得平靜,自然在四季的變化帶給你更多對設計、環境和空間的一些思考,這些反倒是觸動我自己或者是在未來的設計當中更能夠去觸動客戶的一些點。

       

       

      攝影作品-西藏
       

      您設計的深裝集團辦公總部,遵循了“少即是多”的理念,呈現出一個簡潔高效的辦公空間。您個人會比較喜歡這種現代簡約的設計風格嗎?您是否有自己堅持的一套設計理念?

       

      吳磊:我做了很多酒店和公共建筑類的項目,隨著中國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現在的許多設計是過度的,浪費了很多的社會資源,空間要回歸它本身真實的屬性和特質。屬于自己的設計理念也談不上,只是在設計的過程中我們更多的是希望做減法,在達到功能性的同時用一些適度的色彩把空間的情緒表達出來,讓空間帶一點情緒、氣息、溫度和思考。

       

       

      攝影作品-西藏

       

      您剛才有提到你目前跟團隊也是非常希望在設計上做一種減法,包括您剛才也提到更注重空間情緒的營造,希望整個空間是有溫度而且回歸生活的,可不可以具體聊一下要怎么去營造空間情緒?

       

      吳磊根據不同的地域文化,室內和室外之間的關系真的是要非常注重的,我們曾經在北京做項目就遇到很尷尬的情況,當時很多家具都是在南方生產的,運到北京后就全部出現了開裂的情況,這是在不同的季節、不同的地域文化下所產生的反應,因此有時要針對地域的特點、氣候、文化、風俗來做適合項目的設計。

       

       

      現場拍攝花絮-石灣文脈:南風古灶

       

      您剛才提到對到每個不同的地域的設計項目會有不同的考慮,可以簡單的總結一下不同地域跟設計的結合?

       

      吳磊確實是這樣,比如在南方的設計項目要考慮到在海邊鹽堿的腐蝕、濕度、臺風、防水性;其次,不同的地域情況下建筑的標準是不同的,要針對地域的特點來做適合項目的設計,給予空間一個全新的溫度和視角。

       

       

      現場采訪花絮-宏陶陶瓷展廳

       

      “漢陶館”是以傳統中國陶瓷為主題的綜合性博物館,佛山陶瓷教育、文化交流展示的新地標。您對陶瓷有過研究嗎?面對像陶瓷這種傳統工藝文化,您覺得要如何傳承與創新?您是怎么把陶瓷運用在空間設計之中的呢?

       

      吳磊:研究談不上,但設計師肯定要跟陶瓷打交道。在香格里拉尼西鄉有一種黑陶,當地人最早在1700多年前就做出很薄壁的胎,它用很原始的方式露天堆燒,然后隔氧,主要用作生活器皿。黑陶的很多氣息都來自于生活本身,當地人的智慧是無窮的,他們根據當地的情況延伸出了很多的器形的變化。

       

      中國陶產業是非常發達的,陶瓷本身又有其屬性和特性,我們在外墻和室內都用了很多,而老祖宗留下了很多對陶的感知和陶文化的延伸品,運用到生活當中不太實用了,現代更多的是在建筑材料方面做了很多的演變和改變。我們應該學習老祖宗運用陶的精髓、方式,去把它生命的周期點、可持續性延伸的點發展起來,譬如把很多中國傳統的色彩,比如說宋代、明代、清代的感覺(清代宮廷的藍)運用到某一個系列當中,讓空間變得高貴、雅致,或者是有中國當年文人墨客的那種感覺。

       

       

      現場拍攝花絮-石灣文脈:南風古灶

       

      您能否用一個詞來形容您自己的設計理念,為什么?

       

      吳磊:極簡是我一直在追求的,現在可能還沒有達到。我迷上攝影是因為攝影也是一門減法的藝術,在大的場景當中取景、構圖來表達整個空間,用一個畫面定格所有的元素和精彩的部分,其實設計也是一樣。追求極簡,是希望真正讓自己跟空間有交流,把自己這么多年對空間的理解更深層次地反應出來,我覺得更多的是把一些對生命、空間、人的思考用很簡單的方式來表達、呈現出來,這也是我自己和團隊一直以來的追求及努力的方向。

       

       
      現場拍攝花絮-石灣文脈:南風古灶

       

      您認為如何將您倡導的極簡設計理念與生活功能更好地融合?

       

      吳磊:實際上我們追求極簡,的確也是因為我覺得隨著社會的發展,包括我們自己團隊的成長、我的狀態,在人的欲望越來越膨脹的情況下,想去做減法,希望能夠簡單的生活、思考,簡單的去處理身邊很多的事物,向往一種質樸、單純的生活狀態,也是我這些年想去追求的一個方向,所以在設計上我們也希望這么去呈現。

       


       

      博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