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brm7w"></rp>
    <th id="brm7w"></th>
    <dd id="brm7w"><pre id="brm7w"></pre></dd>
    1. <dd id="brm7w"></dd>
      采訪 Interviews

      設計的文脈 | 羅思敏:城市復興的設計思考者

      時間:2020-09-22 來源: 瀏覽量:


       
      現代裝飾 X 宏陶陶瓷 獨家原創視頻
       

       

       設 計 的 文 脈 

      THE CULTURAL VEIN OF DESIGN

       

      聯合主辦:現代裝飾 X 宏陶陶瓷

       

      意大利建筑師馬里奧·貝里尼曾言

      “一座建筑所承載的文化、文明

      以及所要應對的環境因素,

      比一件家具更復雜。

      ……

      只有堅守住文脈,

      才能立足于時代。”

       

      設計的文脈

      延伸向上

      可談中國設計的傳統文化脈絡;

      向下關注

      絢麗多彩的地域、區域設計文化

       

      2020年,現代裝飾 攜手 宏陶陶瓷

      聯合推出“設計的文脈”

      大型設計師文化主題訪談欄目。

      旨在探尋中國室內設計行業

      具有深厚傳統文化底蘊,

      并將中國文化嫻熟運用到

      設計作品中的卓越設計師。

       

      第一期

      嶺南設計代表人物:

      羅思敏

       

       


       

      羅思敏 :城市復興的設計思考者

       

      提起嶺南設計風格,羅思敏無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年近花甲的羅思敏給人一種溫和謙遜的印象,專訪當天即使在30多度的盛夏烈陽下拍攝,也極其配合。當他在樹蔭下揮毫潑墨一氣呵成,不顧炎熱的專注模樣,不禁讓人心生敬佩;當他坐在老宅休息時,一邊喝冰可樂一邊跟大家講起他小時候的回憶時,又像一位親切可愛的長者。
       
      入行三十多年的羅思敏,設計作品近三千個,獲獎超過兩百項。二十七歲創立中國第一間私營設計所“思哲”,倡導新東方主義設計,尤其在舊城改造設計領域頗有建樹。隨著年紀漸長,如今的羅思敏更愿意回歸本真與熱愛,醉心于國畫和陶瓷,時常隱于景德鎮的工作室中潛心創作。扎根于中國的傳統文化,羅思敏身上透露出深厚的中國文化素養,而此次的石灣之行,在500年窯火不斷的南風古灶中采風,其淵遠流長的石灣陶文化與這位設計界老前輩的氣質頗為契合,關于設計與文化的傳承探討在彼此間的碰撞中娓娓展開。
       

       

      拍攝現場-羅思敏揮毫潑墨
      | 尋 根 |
       

      出生于書香門第的羅思敏,自幼受傳統文化熏陶,從七歲開始習國畫,對中國文化的那份熱愛從小就根植于骨子當中。作為土生土長的嶺南人,加之其對于傳統文化的潛心鉆研,這些因素都潛移默化地對羅思敏后來的設計產生了深刻影響,其作品大多呈現出顯著的嶺南特征,緊密地關注著地域文化。

       

       

      羅思敏創作《云水蓮》青花瓷茶盞作品

       

      相比向外的創新探索,羅思敏坦言他更關注向內的文化尋根。“其實現在有很多設計師的創新都做得很好了,站在我的角度會更希望去尋根,去思考如何傳承文脈的部分。”從他擅長的嶺南舊建筑群改造,到他喜愛的國畫與繪瓷,都離不開其長期對于中國傳統文化的探究。如今的羅思敏希望把更多的設計機會留給新生代的設計師,而他會花更多的時間做一些他喜歡且跟中國文化相關的事情。


       

       
       

      羅思敏在景德鎮青花瓷瓶手繪創作工作照

       

      他在景德鎮有自己的工作室,有時專注研習起青花瓷可能就會在那待上一個月;有時,他也會教學生們畫國畫,甚至在思哲的空間設計作品當中,也時常會加入羅思敏自己的國畫作品。經過30多年的設計生涯,現今的羅思敏更趨向于沉淀的狀態,不急不躁地工作和生活著,在自己喜歡的設計與藝術領域中踐行著文化的尋根與傳承。


      | 復 興 |
       

      談及思哲設計的代表項目,必然要提到其最具代表性的廣州上下九商業步行街、沙面國家文物保護區建筑立面改造等舊改項目,他曾出版的《城市文藝復興》一書中也記載了他對于嶺南建筑文化的創新探索。他認為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特性,如何將地域文化與現代表達相融合,活化舊建筑群,將城市獨有的地域文化復興起來,是設計師的一種社會責任。

       

       

      修復改造設計作品之《荔枝灣及周邊社區環境綜合整治設計》

       

      “如果一個項目完全違背了原來的想法肯定是不對的,但如果只保留文化也不夠,需要將商業功能融入到里面,讓它們產生新的價值。”在舊改項目中,羅思敏認為商業與文化二者并非背道而馳,只有在尊重歷史脈絡的基礎上加入新的現代功能,才能更利于舊改區域的傳承與發展。這也與羅思敏提倡的“新東方主義”思想一脈相承,將中國傳統的審美意境與現代生活方式有機融合,才能賦予設計兼容并蓄的延展性。

      園林景觀與建筑室內外設計作品之《清華坊—瀚園》

        | 思 考 |  
       

      “思哲設計”,即“思有道,哲無界”。“我堅持要做‘有思想的設計’,就是每個設計都有想法、有故事。”羅思敏強調,他希冀其創作的作品是“有思想”的,無論是設計還是藝術,都不應該只被表象所包裹,而是需要通過注入創作者的思考去傳達出作品的思想與故事。

       

       

      羅思敏作品《粵劇藝術博物館

       

      回歸至文脈傳承的主題,如何通過設計使之更好地延續與發展,也必然離不開完整的脈絡梳理與思考。就羅思敏而言,他是設計者,是管理者,是師者,同時也是一位“思考者”,時常保持深刻地思考,做出有思想的設計與作品。

       

       

      羅思敏創作《江山海量》對杯陶瓷作品

       

       


       

      精 選

       對話錄 

      DIALOGUE
       

       

      羅思敏

      廣東思哲設計院有限公司創始人、總設計師

       

      “嶺南風格”是您作品的一個顯著標簽,可以談談這種您對嶺南風格理解嗎?您如何看待地域文化之于設計的運用?

       

      羅思敏:所謂嶺南就是中國南嶺以南的地方,它的語言、生活習慣各方面都跟中原有一些不同。它在建筑形態上既有中原的影子,也跟本土的地域文化有關系,甚至還跟一些海外元素有聯系,所以其建筑會體現出一些混搭的風格,例如騎樓建筑。作為一個嶺南人,我認為要倡導自己的本土文化,讓從其他地方來旅游的人也能夠感受到這里的地域文化。我覺得將地域元素運用于設計當中,在增添樂趣的同時,也形成了差異化,能讓人獲得更豐富多彩的體驗。

       

      您參與過許多舊城改造項目,您對于之有何見解?您覺得舊改項目要如何平衡文化和商業二者之間的關系?

       

      羅思敏:舊建筑是一個城市里不可多得的文脈,如果把舊建筑全拆變成新建筑,歷史就留不住了,所以舊建筑不能全拆。但是不拆的部分,如果不修理它,它可能就會塌掉,所以我們需要改造時既要修舊如舊,體現出當年的文化和歷史,同時也要賦予一些新的功能讓它活化,體現出現在的價值。

       

      如果一個項目完全違背了原來的想法肯定是不對的,設計師需要把文化沉淀下來,才能顯示出國家的歷史、民族的文脈。但如果只保留文化也不夠,我們需要將其中的一些部分通過改成咖啡廳、酒吧等新功能空間,一部分是博物館,一部分是商店,甚至有一些文創類的產業在里面,這樣才能使它更有生命力,維持得更久,讓更多人了解這些歷史和文化。通過將商業功能融入到里面,讓它們產生新的價值。

       

      現場拍攝花絮

       

      您在設計風格上倡導“新東方主義”,可以談談您對著這種風格的理解嗎?設計師要如何才能更好地將現代審美與傳統文化相融合?

       

      羅思敏:我們從前學室內設計是向西方學習的,但是中國歷史上早就有好的家具和家居場景,我們希望把這些已有的元素套入到室內設計領域中,于是就有人提出“新東方主義”這一概念,我也是其中的參與者之一。我是嶺南人,嶺南風格可能跟整體東方地域又不完全一樣,日本、韓國、泰國也是東方,而我們嶺南的東西肯定也跟他們不同,所以我們會把對生活的理解和常用元素運用于室內設計和建筑設計作品里,以此來體現出新東方主義。

       

      思哲設計曾出版了《城市文化復興》一書,您作為城市文化復興的提倡者,如何看待這個課題?

       

      羅思敏:在我提出這個概念之前,其實已有“城市更新”的概念,但是我覺得還是要保留地域的文化,所以我不認為光是更新,而應叫作文化復興。所以我寫了這么一本書,我覺得在城市更新里面一定要提倡地域文化,把這些歷史的元素和故事發揚光大。

       

      我們此次的活動主題叫“設計的文脈”,您如何看待設計的文化傳承?

       

      羅思敏:設計肯定是要傳承的,我們經歷了多代人的努力之后,中國的設計已經到了一個相對成熟的階段。我們從前人或其他老師身上看到很多好的東西,也希望下一代的設計師能從我們身上吸取到一些有用的東西,并將中國的文化傳承下去。

       

      現場拍攝花絮

       

      您比較熱愛國畫、陶瓷等傳統文化藝術,可以分享一下這方面的愛好嗎?

       

      羅思敏:我從7歲開始就學習國畫,原先想當一個畫家,但是那個年代畫家不賺錢,所以后來選擇了做設計。如今出了很多的新生代設計師,而我則希望在傳統文化方面做得更地道,于是又重新拿起畫筆,也有教一些學生畫中國畫。同時我也有做一些青花瓷,我在景德鎮有一個工作室,每年都會設計一些作品,我有一套作品叫作做“荷花金線云盞”,之前有商業代表團拿去作為國禮送給了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我的一些空間設計作品中也時常會采用我設計的陶瓷或國畫作品。我會根據空間場景來定制不同的表現形式,這對我來說又是一種挑戰。

       

       
       

      羅思敏創作《荷花金線云盞》陶瓷作品

       

      石灣也是一個滿載著中國傳統文化的地方,尤其是其源遠流長的陶文化成為了石灣的代名詞,您對陶瓷這方面有研究嗎?您在設計時,一般是如何將陶瓷運用于空間之中的?

       

      羅思敏:我出生在廣州,小時候就會跟家里人來石灣看陶瓷,所以我很喜歡石灣這個地方。廣州設計師的其中一個優勢其實跟石灣陶瓷是分不開的,在全中國還沒有太多的瓷磚、拋光磚等產品之前,石灣是第一個創造出這些東西的地方。佛山陶瓷的發展帶動了廣東很多設計師,讓他們走向了全國甚至是世界。我曾有一個項目是在迪拜做的,所有陶瓷都是在佛山預先拼花,然后再運到那邊去。所以我覺得石灣的陶瓷工業為設計師帶來了很大發展的空間,增加了很多設計的元素。

       

      現場拍攝花絮

       

      在中西設計日趨交融的大背景下,如何保持中國設計的地域文化特性,并進行創新發展?

       

      羅思敏:創新是設計師必須走的路,但是創新有兩種,一種是完全憑靈感、憑自己的獨特想法去創新;另一種是帶著對歷史和文化的理解來創新,兩種都需要。一些年輕的設計師可能在外國待的時間比較長,他們更容易走向現代化的東西,而我們這些本土設計師浸泡在這種文化體系當中,是以文化為基礎去做創造。其實現在有很多設計師的創新都做得很好了,站在我的角度會更希望去尋根,去思考如何傳承文脈的部分。

       

      在設計之外可以分享一下您近年來在生活上的改變或者是趣事嗎,它們會對您的一些設計觀念產生什么影響?

       

      羅思敏:我做設計差不多有40年了,所以公司、團隊也比較成熟,所以目前我會被更多的空間留給年輕設計師發揮,而我個人就可能有更多的時間到處走走??赡茉诰暗骆傋鎏沾?,可能在武夷山采茶,可能在云南休假,我希望能更多地體驗生活,再把生活的東西再帶回到設計里面。所以這是我要做的,一個是培養人才,另外就是體驗新的生活場景。

       

       

      現場采訪花絮

       

      您能否用一個字或者是一個詞來形容您自己的設計理念?

       

      羅思敏:我堅持要做“有思想的設計”,就是每個設計都有想法、有故事。

      博亚体育